祥瑞贸易网

玩家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 玩家 > 贵州醇按下重启键:维维股份时代七年亏损3.6亿元 易主资本玩家后

贵州醇按下重启键:维维股份时代七年亏损3.6亿元 易主资本玩家后

  中国网财经2月24日讯(记者 陈琼)在经历了“豆奶大王”维维股份(行情600300,诊股)入主七年亏损3.6亿元后,昔日黔酒“老大”贵州醇按下重启键。2019年下半年迎来了新的股东综艺集团,贵州醇动作频频,其新董事长朱伟公开亮相并公布了一系列激进的销售目标,包括十年销售额300亿元、十年实现300亿的销售规划以及五年内争取上市的计划。

  在一线名酒挤压式增长时代,错失发展良机贵州醇能否在资本助力下再现往日辉煌,一切有待时间检验。

  资本玩家入主贵州醇 抛出十年实现300亿销售目标

  作为“豆奶大王”维维集团旗下子公司,眼看着其他酒企坐享白酒行业高速发展红利,昔日黔酒“老大”贵州醇一直处在失意边缘。自2012年被维维股份收入麾下,贵州醇连年亏损,不断拖累上市公司业绩。在2019年下半年后,贵州醇迎来了新的股东,江苏综艺集团入主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持有其81%股权。值得一提的是,江苏南通综艺集团董事长和上市公司综艺股份(行情600770,诊股)的实控人昝圣达,后者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大王,擅长金融投资,曾成功投资洋河股份(行情002304,诊股)和精华制药(行情002349,诊股)。

  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不同于维维股份时期的温和策略,昝圣达及综艺集团对贵州醇的改造更为激进,堪称“急风骤雨”式。2019年11月30日,贵州醇3款“真年份”浓香原酒开坛品鉴,这也是综艺集团入主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后首次对外亮相。两个月后新任董事长朱伟亮相,这位前洋河股份副总裁抛出了三年实现40亿、十年实现300亿的销售规划以及五年内争取上市的计划。

  对贵州醇而言,资本玩家入主是双刃剑,是沉下心将贵州醇真正做大做强,还是以此为题材讲故事,一切有待时间检验。

  七年亏损3.6亿元 维维股份黯然退出贵州醇

  三年销售目标40亿在白酒行业并不算高,但对比贵州醇过往业绩,这个目标实现起来难度不小。

  2012年,维维股份出资3.57亿元收购贵州醇酒业51%股份,2016年,维维股份再度耗资2800万元,收购贵州醇4%股份,共计持有贵州醇55%股权,共耗资3.85亿元。自2012年被维维股份收入麾下,贵州醇不仅没有成为维维多元化战略下的新增长点,反而因连年亏损不断拖累上市公司业绩。

  据公开资料显示,贵州醇近年来净利润连年亏损,其中2012年至2018年净利分别为-1296.5万、-8822.39万、-5681.85万、-4920万、-4907万、-5151万、-2142万。七年间,贵州醇累计亏损3.16亿。

  在酒业专家蔡学飞看来,贵州醇年年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维维集团对其战略定位不清晰导致贵州醇脱离酒类发展品牌化与品质化的主流趋势,企业长期被边缘化,其次是贵州醇自身缺乏相应的资源来保证企业的正常发展,最后是贵州醇内部管理体系较为复杂,导致品牌与产品出现停滞状态,加剧了贵州醇的混乱。

  打造酒业集团计划被指“现实骨感”

  资料显示,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前身为兴义县酒厂,曾一度陷入经营困境,在被“豆奶大王”维维股份收入麾下后完美错失了白酒行业的黄金时代。

  与维维股份不同,贵州醇新任股东从里到外透露出资本玩家的野心。贵州醇新任董事长朱伟表示,将以贵州醇为基本平台,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大规模地参与和推动行业整合,打造形成类似于帝亚吉欧的中国酒业集团。”朱伟给贵州醇定下了五年市值目标800亿左右,十年2000亿以上。

  对于连年亏损的贵州醇而言,现在谈市值目标规划还有点过于飘渺。“目标美好,现实骨感。”酒水行业研究员欧阳千里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朱伟制定的战略目标逻辑上没问题,但市场不相信逻辑。实现“目标”,得靠外部及内部机缘,外部机缘是竞争对手纷纷“神助攻”,以自毁前程的方式送贵州醇上王者,内部机缘是资本无限看好白酒产业,“不求回报”式投入,投入远远超过销售目标。

  欧阳千里指出,贵州醇的前面是“九死一生”,首先要考虑的是扭亏为盈,其次是是轻装上阵,然后才是收购企业、筹备上市,“若第一步都完成不了,何谈未来”欧阳千里指出,贵州醇在盈利、壮大之前,谈收购、上市、两千亿等愿景对团队有激励作用,但没有太多实际意义。

  “贵州醇已经长期处于低谷,新资源的介入应该会有一定的触底反弹的效果”,在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看来,目前贵州醇属于重启阶段,贵州醇作为曾经的区域品牌,拥有一定的市场基础,但是目前挤压态势下来看,品牌价值偏低,渠道网络不够健全等现实问题是贵州醇进一步发展的障碍。

  有分析人士指出,综艺集团接手贵州醇后,不排除综艺集团只是在贵州醇相对价格较低时接手,依托贵州醇特有资源包装、整合后,再进行议价并出售。

  天眼查数据显示,昝圣达旗下有48家公司,为江苏南通综艺集团董事长和上市公司综艺股份的实控人,除了曾投资洋河股份和精华制药之外,其投资主要集中在新能源、信息科技和综合金融等领域。

  押宝年份酒效果不明显 线上销售冷清

  在入主贵州醇后,江苏综艺集团和昝圣达集中力量押宝年份酒。这个决定来自于其在2019年7月对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的考察,他发现贵州醇一直稳定发展酿酒生产,形成了大量优质陈年窖藏酒,有的年份甚至长达几十年之久。

  昝圣达在公开场合表示,贵州醇酒业今后将发力“真年份酒”,满足高端需求。同时打造大单品,拓宽营销思路,以实现贵州醇在全国白酒市场的后发赶超。

  不过在业绩连年下滑、频繁易主的后遗症,贵州醇的产品力、品牌力并不足以支撑其高远目标。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京东、天猫等平台看到,贵州醇的年份酒销量十分冷清。贵州醇旗舰店在售产品仅有3件,均为高度白酒,分别为62度21年老酒、53度精品酱酒以及56度6年老酒,售价分别为3599元、1599元、699元。在贵州醇天猫旗舰店,除了售价699元的56度6年老酒月度销售量为1笔,其余产品月度销售量均为0笔。在其他销售平台上,贵州醇年份酒销售量也寥寥可数。

  在欧阳千里看来,贵州醇年份酒畅销的前提是性价比足够高,并得到平台方的有力背书。但如今来看,贵州醇在这两方面做的都不是特别好,“贵州醇库存仍以高溢价在销售,年份酒并未得到平台方的精准流量赋能。”

  蔡学飞则指出,在目前中国酒类消费挤压态势下,区域名酒承压严重,在一定程度上资本的撬动还需要考虑市场的接受程度,其目标有待观察。

相关信息: